日星鑄字行數位典藏

記錄、保存全臺最後一家鑄字行的活字字體及臺灣活版印刷文化。

記錄、保存全臺最後一家鑄字行的活字字體及臺灣活版印刷文化。

專案期間2013年7月至2015年12月
執行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
協助日星鑄字行、春輝文具印刷品行
網址日星鉛華:臺灣活版印刷工藝
數位化
筆數
  1. 打樣稿掃描:初號楷體(32)、初號明朝體(30)與一號黑體(26)共88版 之掃描。
  2. 鉛字與銅模拍攝:完成初號楷體32版(4628字)、初號明朝體3版(444字)、一號黑體3版(570字),總共5,642字的拍攝工作。
  3. 字體影像檔切割與命名:完成初號楷體32版、初號明朝體30版、一號黑體26版,總計13,599字。
  4. 影片拍攝:完成「鑄字、檢字、排版、印刷、字體復刻計畫」五部影片,以及一部專案介紹影片採訪與製作工作。

緣起風行,典藏日星

1949年,在廈門從事鑄字業的許鴻璋為躲避戰亂,攜帶一套上海楷體銅模與手搖鑄字機渡海到臺北開設「風行鑄字社」。開店初期,由於上海字具備傳統、美觀、紮實等特色,不僅成為臺灣官方單位指定採用的印刷字體,亦受到民間業者喜用而風行一時。1968年,風行鑄字社卻因不敵同業的電動鑄字競爭而退出印刷業的行列。

風行鑄字社雖然歇業,卻帶來源源不絕的影響。風行鑄字社的楷體銅模(又稱「字母」)孕育了百千萬個鉛字,印壓在島嶼各種印刷品的冊頁之上,傳遞知識與訊息。而整批的初號楷體鉛字亦能成為字種,經過修整再電鍍成模,繼續生產成千上萬個鉛字。

隨著時代演進,平版印刷與電腦排版技術逐漸取代了活版印刷。當活版印刷機、鑄字機被工廠淘汰,堆棄在角落蒙塵,坊間鑄字行一間接著一間結束營業,鉛字只能在博物館裡展示時,繁華的臺北街頭卻還有一間燃火凝造文字的鑄字行。將近半世紀以前,創業老闆張錫齡以「日日生產,日日生財」之意,為這家店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日星。

日星鑄字行目前保存有楷體、明朝體、黑體三種完整字體,每種字體各有七個大小尺寸,其中初號楷體銅模即由風行鑄字社鑄出的鉛字作為字種翻修而成。在中國使用簡體字,臺灣本地的報社與印刷廠保存的銅模或鉛字不完整的情況下,日星鑄字行保有的銅模與鉛字極有可能是華文世界最後一套正體中文活字。

曾誓言「即便虧損,只要臺灣還有活字印刷廠持續營運,日星就會一同努力,讓鑄字機的火持續燃燒」的第二代老闆張介冠,為了要讓鉛字成為名副其實的「活字」,不僅堅持繼續鑄字營業,還啟動「活版字體復刻計畫」,號召志工運用數位技術復刻初號正楷字體,並籌組「臺灣活版印刷文化保存協會」,希冀以民間力量推動設立活版印刷工藝館。

在「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執行期間(2007-2012),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曾進行「正體中文正楷銅模及其字體數位典藏計畫」,將風行鑄字社後人捐贈給館方的銅模委託日星重鑄鉛字,再予以數位典藏。相關成果已公開於該館「台灣工業文化資產網」。

2013年,日星鑄字行的銅模已屆使用年限,多有風化損傷,保留正體中文活字刻不容緩。為及時保存這份珍貴文化資產,也為了補齊舊有數位成果並賦予新生命,肩負深化活絡臺灣數位文化重任的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主動與日星鑄字行、臺灣活版印刷文化保存協會聯繫合作,透過文物拍攝、字體掃描、從業人員訪問的方式,典藏記錄傳統活版印刷產業文化。

數位化從基本功練起

由於銅模是一間鑄字行的命脈,也是鎮行之寶,無法任意搬遷,因此徵得張老闆同意後,專案成員將攝影棚與電腦設備移到日星鑄字行地下室,方便進行數位化工作。在此駐點拍攝就像練功,成員們從架棚燈、立腳架、調燈光等基本功練起,進一步斟酌物件擺放方式,測試作為背景的布料材質,不斷調整拍攝距離與角度,學習以觀景窗將三度空間化作二維平面的技巧與美感。一招一式,都在反覆操練中習得。

偶爾遇到瓶頸,屢拍不順,進度延宕不前,只好趕緊就近向具有多年攝影經驗的張老闆請教。也曾多次遇到拍攝成果有色差與色偏,無法統一影像品質的問題,最後是在成員的建議下,邀請國內數位影像權威、文化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徐明景教授擔任顧問,到場指導拍攝技巧,使用灰卡測光,記錄每次拍攝數值,確保影像的一致性。

重新認識活版印刷與漢字之美

在日星鑄字行進出穿梭工作期間,除了例行的銅模與鉛字拍攝工作,成員們也近距離接觸到活版印刷從業人員,聽老師傅暢言當年如何入行、當學徒的甘苦談、活版印刷工作的訣竅與感想。談到昔日榮景趣事的眉飛色舞,講到自己專業的神采奕奕,說到今日產業沒落的皺眉嘆氣,他們的面容神色,驕傲無奈,逐一讓我們用紙筆、相機、攝影機、錄音筆記錄起來。

幸好,還趕得及將這群「可能是尊敬文字的最後一代」的身影保留下來。

偶爾在工作的時刻會感受到身後有一道目光在注視著,有時也會傳來一聲「今天狀況還好嗎?」的問候,那是張老闆在每天忙碌行程的空檔中,低調而沉靜的關心。每當我們有任何疑難雜症請教他,他總是立即丟下手邊工作,協助我們解決問題。有時候興致一來,便會拉著我們滔滔不絕地說著推廣活版印刷的新點子、日星即將推出的新玩意兒;有時候憶起某些往事片段,也會低聲訴說昔日印刷界的舊聞軼事,讓不曾參與過那個燦爛年代的我們聽得口呆目瞪。尤其當他說起字型設計、銅模復刻的話題,一向明亮充滿智慧的黑眸頓時冒出火焰,從線條、重心、韻律感、張力對比,到他修字的時候聽哪種音樂,每個細節都充滿學問,洋溢著樂趣,也因此引領我們進一步感受到漢字活躍的生命力和獨特的美感,而能將這些感受帶進數位化工作裡頭。

數位典藏,日星又新

歷經將近二年的記錄拍攝,總共完成初號楷體、初號明朝體和一號黑體共88版的掃描,鉛字與銅模5,642字的拍攝,以及「鑄字、檢字、排版、印刷、字體復刻計畫」五部影片。同時也運用掃描後的字體,委請本中心研究助技師莊德明老師協助轉製成電腦字型,讓數位典藏具有保存記錄與加值應用的效益。

此刻,縱使夜幕低垂,活版印刷產業的輝煌落盡,天邊仍有一顆日星兀自發光閃爍。我們相信,數位的力量將讓這道星芒持續,熱度延長,後代的人們能從中看到鉛字的光澤、字體的線條、墨跡的暈痕,同時樂於享受及傳遞活版印刷之美。